接力出版社

2018年6月,著名动物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为孩子们带来”童年在草原上的我“为主题的校园讲座。 2018年6月1日,饶雪莉来到北京奥林匹克花园小学,为家长们带来以”别让孩子伤在小学“为主题的家校沟通智慧与技巧讲座。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接力新闻 > 图片新闻 > 接力出版社与中外作家探讨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

接力出版社与中外作家探讨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

真实的力量


接力出版社与中外作家探讨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


    2018年8月23日下午,接力出版社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西四馆阅读体验活动区,举办了“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主题活动。与中外儿童文学作家、画家展开了有关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的大讨论。

 

    俄罗斯翻译学院代表,莫斯科大学中国文学教研室教师,著名青年汉学家,入选“中俄互译出版项目”的王安忆《长恨歌》译者玛莉娅•谢梅纽珂,俄罗斯著名儿童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俄罗斯著名插画师,戏剧艺术家兼导演叶甫根尼• 波德科尔津,俄罗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弗拉基米尔•济斯曼,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著名自然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薛涛,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王璐琪,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施伟文出席了此次对谈。在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的主持下,针对“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和美术作品?”以及“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这三个话题,中外儿童文学作家、画家、出版人阐述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嘉宾合影留念

 

 

接力出版社白冰总编辑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说,近年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缺乏对现实生活的描写,创作者也普遍缺少写实功底的训练。在博洛尼亚书展上,“哈利波特”的责编伊文先生提到,能够输出到美国的作品,更多的是反映当下中国少年儿童生活现实和心理现实的作品,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认为欧美等国家更看重中国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少年儿童的生活成长环境以及他们的精神世界有了很多非常新鲜的变化,这些都是需要创作者去开掘的厚土。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举办“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主题活动,邀请到来自俄罗斯的作家、画家,俄罗斯民族为世界贡献了大量的优秀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比如果戈理、托尔斯泰、高尔基的作品等等。相比幻想文学,现实主义作品用细节再现真实的世界、刻画人物,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少年儿童读者能够感受到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力量。也呼唤更多的作家,关注现实题材,创作出更多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书写真实的世界,回应时代的需要和当下少年儿童对于写实小说的阅读需求。

 

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

 

 

 俄国儿童文学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

 

    俄罗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从两个方面解释了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一是现实主义小说与儿童成长的心理紧密相关。二是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会促进代际之间、家庭内部的沟通和理解。这两点的论据是,读者根据作者所提供的材料来塑造自己的世界,并激发出读者创造的欲望。童年时代是通向一个人内心的钥匙。儿童作家写的关于自己童年的故事,当大人读后会想起自己的童年,并把自己的童年讲给自己的孩子听。这样一来家庭里就出现了一种创作的氛围和环境,这种氛围和环境有助于代与代之间的相互理解,这就是现实主义的力量。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 曹文轩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说,在巴西文学史上有一位举足轻重的现实主义作家若热•亚马多,在谈及他的代表作《可可》时说,“我立足在这本书里头,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最高限度的生活”。他为了强调现实主义的精神故意做了极端的表述,其实他是一个同样注重文学性的作家,我们从他的作品名称就可以看出文学性。现实主义的精神是人类文学史的魂,在我们不经意中所提起的那些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基本上都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产物。辽阔、广漠、深邃,俄罗斯文学更是如此,我们津津乐道的那些大师,比如托尔斯泰,普希金,以及后来的高尔基等人,都是现实主义精神贯穿了一生的创作,但上个世纪中期这些精神不再被强调了,崛起的是想象,虚构,幻想这些词。现实主义精神的淡化是事实,中国当代文学缺乏想象力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么多年之后我看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当我们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虚构、想象之上的时候,我们的目光渐渐地从历史、现实之上挪开了,而殊不知现实主义才是我们创作的根本之源,发生的这些故事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比拟的。他们的神奇、出人意料以及其背后的复杂和丰富的含义,是远远超出虚构和想象给予我们的。我们的想象力不可能超出造化、超出现实,它是导演,而且是唯一的导演,连我们的想象力都是它的。由于对现实主义精神的淡化,我们不仅对现成的绝佳的故事视而不见,而且还逐渐忘却了功夫二字,忘却了对功夫的操练,因为大家知道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观察天下万物,破其秘密的功夫。这就像绘画一样,他强调从素描开始。完全逼真的素描,基本功的概念深入他们的灵魂。最近我在看达芬奇讲绘画的书,第九章叫“树木与草地”,说到树叶他这样写:“叶子的生长规律有两方面,一方面叶子的正面向着天空生长着,层层错开,尽量避免相互遮挡,就像墙上的常春藤那样盘着。一方面露水从第一片叶子上面滑落的时候落到第四片叶子上,有的落到第六片树叶上,空气和阳光也可以穿透顶层的树叶落到下面的叶子,使他们同样能够吸收养分,健康成长。”那些大师们就是这样开始他们的绘画的,他们一直在练基本功,真实感受存在的基本功。谈到梵高我们只想到他那些想象力狂放的现实主义的绘画,但是我们忘了他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在专心致志地素描一颗土豆。我以为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工夫之上的,中国儿童文学,或者说中国的儿童小说是不是需要重新面对现实主义呢?

 

 

 著名自然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拿出道具

 

    著名自然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在谈及自然文学动物小说的真实性时说动物小说首先是杜撰的,然后所有细节是真实的。一直以来,他创作的动物小说作品是以中国北方的呼伦贝尔草原和大兴安岭森林为背景,他了解这片土地和生活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的各个民族。在创作关于蒙古马的长篇小说《血驹》时,只是搜集素材就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期间走访了呼伦贝尔草原上很多的牧马人,还送给每位采访过的牧马人一双马靴。已经不记得送出了多少马靴,总之,后来和淘宝上卖靴子的三个卖家都成为朋友了。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得到最真实、最具有震撼力的细节。而这些细节,是坐在书房里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只有那些真正成年累月与蒙古马生活在一起的牧马人才会清楚。在讲到《鄂温克的驼鹿》时,黑鹤掏出一个袋子,他说《鄂温克的驼鹿》讲的是关于北方森林里的使鹿鄂温克的狩猎故事,在森林里摇晃这个袋子,驼鹿听到这个声音就会跑回来,因为这里面放的是盐,驼鹿很喜欢吃。所以我们想要召唤驼鹿就摇晃这个袋子,用喊是召唤不来的,这就是北方森林里的真实。


    总之,动物小说的真实性就在于所有的细节都是符合动物的自然属性。当然,在文学创作中加入作者的想象完全是可以的,不过,无论如何底限是不能违背动物的自然属性,否则就会成为动物魔幻文学或者动物童话。

 

 

著名儿童文学家薛涛

 

    著名儿童文学家薛涛在谈到创作时说,“我的文字每天都在跟“真实性”“现实性”较劲”。他说《孤单的少校》中太阳镇、月亮镇、日月桥这些都是真实的名字。他在创作的时候把家乡的地图挂在书房,一边用尺子测量它们的距离,一边原原本本把它们写进书中——他成功地把浩瀚、神秘、令人想入非非的银河系搬到作品里。不少不明真相的读者,还让他落下一个诗意的浪漫主义者的名声。事实上诗意和浪漫的是祖先,是他们为大地上几个不太诗意的村镇取了天上的名字。

 

    《孤单的少校》的灵感来自薛涛童年的“战争”游戏。书中一个叫“乒乓”的男孩是弟弟的真实原型。但弟弟却说乒乓不是他,书里写的不是他的童年,也不是他童年的东北,书中的一切都似是而非的。但是《孤单的少校》的读者却反馈内容非常真实、细节逼真、触目惊心。他们甚至对书中的风物产生了兴趣,很想来东北旅游,看看书中的冰河、秋林、星空、雁阵。弟弟说似是而非,不太可信。其他人说真实、逼真、触目惊心。这让薛涛想起一个词:“天眼”。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作家笔下的现实?薛涛这样解释:每一个作家的头顶都顶着一只“天眼”,他们用天眼打量世界,再把他看到的“真实”描述下来,于是人们读到了“触目惊心”、“似是而非”的现实。因此作家笔下的真实不是琐碎的、零散的,更不是片面的、孤立的,是经过“天眼”的打量。这些事实被洗礼了、升华了、重构了,它甚至是起死回生、回炉再造。经过这样的打量,它承载了一些意义和思想,它有了很多言外之意和弦外之音。于是,它具备了史诗的体量和格局。这便是现实主义,伟大的真实的现实主义。

 

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和美术作品?

 

 

 

俄罗斯插画师,戏剧艺术家兼导演 叶甫根尼•波德科尔津

 

    俄罗斯著名插画师,戏剧艺术家兼导演叶甫根尼• 波德科尔津从插画艺术的角度探讨现实主义的创作,他认为现实主义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形式上尽量去模仿外在的真实,另一方面是来自心理的真实感受。所以插画也从本质上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完全真实的再现作者所表现的内容;另一种是联想式的,通过变形、风格化的描绘,做更高级的,更加具有想象力的阐释。但是,为什么说戏剧化艺术表演的方式可能更为真实呢?就是因为它们更大限度地调动了读者更为真实的心理和情感。

 

 

俄罗斯儿童文学作家弗拉基米尔•济斯曼

 

    俄罗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弗拉基米尔•济斯曼认为,成人在信息接受上有优势,可能话说到一半就能明白,是因为成人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但孩子在情感方面比成人更敏感,如果通过暗示,他们也能很快理解所要传达的思想。当我们给孩子讲民间童话的时候,有些故事虽然非常恐怖,孩子们还是会接受的,但对有一些经验和知识的成人讲反而变得不能接受了。比如我写的关于音乐的故事,其实里面确实有非常残忍的东西,如说拿动物的兽皮做骨,拿他的筋做琴弦,对于大人来说非常恐怖,对于孩子来说却没有这样的问题。我做音乐书籍的原则是按照“交响乐团原则”来做的,不是建立在文化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非常自然的基础上,就是真实的基础上,让每一个部分都会有感兴趣的读者,包括成人,也包括儿童。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认为,现实主义写作是百年来中国儿童文学持续的主流,几乎每个时代都留下了折射着那个时代光谱的儿童形象。当下儿童文学的现实主义写作面临的挑战和困境,就是儿童文学作家和这个时代的儿童存在着隔膜。首先,网络时代和全球化的快速推进,使儿童的经验出现了同质化的倾向,儿童经验在趋同中又产生了更为巨大的差异。比如,留守儿童与城市儿童经验的差异;伴随科技快速进步和经济飞速发展,社会变化空前迅速,造成了成人和孩子间代沟的加大加深;不断暴露出来的独生子女的心理问题等等。而这种儿童经验的差异性在当前儿童文学创作中体现得远远不够。面对当代中国式童年,作家们过往的经验有可能不足甚至失效。

 

    解决这个难题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像考古学者或者社会学者那样下苦功夫、笨功夫,长期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内心世界,而不是依靠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采访。当下儿童的经验、内心世界需要我们去了解,也需要在更高的精神层面加以观照,这样我们的作品就不再是对童年生活表象的描摹,而是深入到少年儿童的内心、进入到孩子们生活的内部。

 

    其次,当代中国式童年书写的困境,不全是数量上的,也不是表现生活宽度上的,而是儿童文学创作在总体上对现实主义精神的体认不够强。“写实”这项基本功以及对生活细节的精准把握和细腻描写的能力,在年轻一代作家的写作中有弱化的迹象。写实能力弱化的另一个表现,是对儿童生活简单的故事化的表达。它把儿童孤立了起来,斩断了儿童和家庭、时代、社会、成人世界的丰富联系。把文学等同于故事,不仅简化了生活,更简化了孩子的精神世界。这样的作品必然是飘忽、不接地气、缺乏生活质感的。事实上,当前幻想文学的创作同样存在着写实性不强的问题。作家的虚构能力和想象力不是指天马行空地胡编乱造,而是能够把幻想世界“写实”,让幻想世界具有深切的现实感,否则幻想就会呈现出无根的、轻飘的特质。所以,“写实”并不只是一种手段和技巧,更是一种作家从整体性上建立与这个时代、与当下社会关系的能力。

 

 

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王璐琪

    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王璐琪说,2016年年底,我偶然看到一则有关校园暴力的社会新闻,与我正在创作的一部现实题材儿童文学《给我一个太阳》不谋而合,做了调研之后,我把这则新闻的一些细节融入这部小说之中。之后,《给我一个太阳》荣获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金奖。

 

    在授奖词中,评委们用“令人心悸的文学力量”来形容这部小说的阅后感,与新闻报道不同的是,经过文学方式处理后的真实,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把生命从纸上撕下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成为一张鲜活的面孔,在读者的面前或者微笑,或者流泪,甚至流血。

 

    我一直关注着较边缘化的少年儿童生活,留守儿童、艺术生甚至是少年犯等等,在新闻报道中,他们的形象是平面的,新闻语言只能概述此刻事件的发生,却无法交代新闻中的主角们的来龙去脉,但在我的眼中,他们是默默诉说自己故事的人,只有用心才能听到。

 

    如果说,轻灵的幻想和童话故事能让人香甜睡去,做一个美梦的话,那么真实的现实题材小说可以使我们在该清醒的时候,更加耳聪目明。儿童文学场里不仅要有幻想也要有现实,他们是天平的两端,不能失衡。

 

    在儿童的生活中,有快乐有童趣也有残酷,需要一个真诚的大人蹲下来,去问一个始终沉默的儿童,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在写《给我一个太阳》时,获得真实的过程比一个文学成果更令我心悸。儿童的理解力对儿童文学作家是有限制的,但我个人觉得,一个作家就是要给儿童阅读制造一些小困难,给儿童以震撼和成长。

 

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

 

 

俄罗斯翻译学院代表,莫斯科大学中国文学教研室教师玛莉娅•谢梅纽珂

 

    俄罗斯翻译学院代表,莫斯科大学中国文学教研室教师,青年汉学家 入选“中俄互译出版项目”的王安忆《长恨歌》译者玛莉娅•谢梅纽珂谈到,俄罗斯的现实主义文学很悠久,这也影响到俄罗斯儿童文学传统,并且今后现实的儿童文学还是会越来越有影响,特别是现在的孩子的世界观和眼界会越来越宏大和宽阔。拿俄中的关系做例子,可以看出现在小孩子不仅应该对自己周围的日常生活有一些了解,也应该了解一下非幻想的、世界的各种民族各种文化。比如说如果俄罗斯的小读者如果想了解中国,他们不仅能读到中国的一些童话故事或传奇故事,还可以选择一些反映真实故事的文学作品,介绍中国孩子的日常生活、心理活动、问题和困难。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什么样的挑战,以及是怎样解决的。这对孩子非常有教益。不只是俄罗斯的孩子,全世界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希望我们的文学越来越国际化,都能有这样的作品。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从版权许可的方面谈了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情况。第一,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需求长盛不衰,从中国现在儿童文学的先驱们所开拓的中国儿童文学道路,实际上是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无论是老一带的像叶圣陶,冰心,林海音等等老一代的儿童文学作家,还有像现在著名作家曹文轩等,还有像王璐琪等年轻的新生代的作家,他们的作品都十分注重对现实的反映。这些作品在市场上和读者中有很大的需求,版权交易一直十分活跃,许多经典的名篇也被选入中小学生的课外读物中。第二,从现实来看,现在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主要是针对低龄阶段,特别是12岁青春期以前的儿童的,但适合初中生和高中生读的精品可以选择的余地不是很大。第三,儿童文学虽然是写给儿童读的,但实际上更多是家长和学校来选择作品,那么社会、家长、学校的需求和儿童的需求,是否是同步的?这里面还有很多的问题值得思考。儿童文学作家在这方面的努力值得尊敬和敬佩。

 

    接力出版社儿童文学事业部副总监王莹介绍了接力出版社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出版情况。接力出版社一直以来非常重视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出版。无论从体量还是选题上都初现规模,在原创儿童文学板块,有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先生反映乡村现实生活的短篇集《阿雏》;反映当下小学校园生活的《绝对一年级》;反映当下农民工子弟、离异家庭等特殊少年儿童群体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丫中和丫串》;反映城镇变化中少年现实生活和丰富内心世界的《孤单的少校》;基于真实生活体验和观察的自然文学的代表“黑鹤动物文学精品系列”;以及反映当下少数民族儿童生活的“彩虹鸟少数民族儿童文学书系”,包括王勇英描写苗族生活的《花石木鸟》、左泓描写赫哲族儿童生活的《五色树》《萤火虫河谷》等等。引进儿童文学作品中,有反映二战时期生活的《狼洞》《橱柜里的女孩》等;有古田足日“一年级大个子系列”等。

 

    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颁布之后,接力出版社将重点推出“金波幼儿文学奖”金奖作品——郑春华的《米斗的大计划》,“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金奖作品王璐琪的《给我一个太阳》,银奖作品许廷旺的《黄羊角》和马三枣的《良夜灯火》,铜奖作品梁贻明的《羊儿在云朵里跑》等现实主义题材力作。

 

    今后接力出版社还将出版一系列现实题材的儿童文学新作,比如单英琪的《更好的你》、王天宁的《三千星》、郝周的《漂流瓶的奇迹》、杨娟的《把信写给林小夏》等。接力出版社将加大力度挖掘当下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儿童文学作品,让更多少年儿童读者领略真实的力量,拓展视野,开阔胸襟。

用户评论 (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 E-mail:
评价等级:
*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接力出版社
图书信息
新书速递
图书查询
本月畅销排行
分类浏览
服务读者
视频专区
下载专区
我要买书
网友论坛
活动信息
活动预告
接力新闻
以往活动
投稿|荐稿
我要投稿
招聘信息
本社链接
接力出版社官方微博
接力出版社淘宝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