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出版社

2018年6月,著名动物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为孩子们带来”童年在草原上的我“为主题的校园讲座。 2018年6月1日,饶雪莉来到北京奥林匹克花园小学,为家长们带来以”别让孩子伤在小学“为主题的家校沟通智慧与技巧讲座。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接力新闻 > 图片新闻 > 白冰:改革开放成就中国出版业的今天

白冰:改革开放成就中国出版业的今天

 白冰:改革开放成就中国出版业的今天





白冰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

       国际君:据我们了解,您自1978年起陆续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请问1978年或者改革开放对于您个人创作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白冰:1978年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发表一些作品了,但当时发表和出版的作品都要求以阶级斗争为主题,包括我们创作的儿童文学也要求以某一个人为主题,

       例如当时在一些出版社发表和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集中,以儿童为主题的作品也要围绕阶级斗争来写,所以当时受到的限制很大。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作家可以在很大的范围内选择作品的主题和题材,在创作和出版上也享有极大的自由,我觉得这是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好处。

       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很多从国外引进的图书得以出版,但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周期,有些仅限内部发行。改革开放前后我们的变化非常大,从出版行业来讲,第一就是给了作家、编辑和从业人员以极大的创作自由。第二就是产业政策和激励制约机制的调整,使出版从业人员焕发了极大的热情,激发了工作的积极性。

       改革开放之前,所有的国有企业都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但改革开放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一个人对企业的贡献越大,待遇就越好,奖励就越多,所以这方面的变化也是很大的。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市场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出版社做出版时是羞于谈市场的,羞于谈读者需求和市场需求,当时的观点是,做文化就不能谈市场,谈市场就是铜臭味。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承认图书的意识形态属性,它既是文化产品,同时又是商品。既然我们承认了图书的意识形态属性,我们在选择图书时就要担负起社会责任和文化责任,既然我们承认了图书是文化产品,所以还要时刻提醒自己担负构建核心价值观的社会责任。同时还要遵从市场规律,研究市场和读者需求,出版读者需要的书和读者喜欢的书,按照市场操作模式进行运作,扩大读者覆盖面。

       对于出版业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终于承认了图书的两个属性,一个它的意识形态属性,一个商品属性,我认为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一种很大的变化。

       国际君:与今天相比,改革开放之初的儿童图书和出版有哪些特点?

       白冰:第一,当时专业少儿出版社的数量非常少,主要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和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儿童图书,各省的专业少儿出版社主要以出版教材和教辅为主,很少出版儿童文学图书。由于当时市场机制和市场运作模式都不成熟,也很少进行市场化的宣传。第二,国家要求市场上要有一般图书,给孩子增加图书品种,所以各个少儿社出版儿童图书大多是为了增加图书品种或者评奖。因此各个少儿社几乎都是靠教材教辅来维持,造成了儿童图书品种稀缺。一本好书的出版对于孩子和家长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盛大的节日。

       此外,当时动销品种主要是苏俄儿童文学,例如俄罗斯童话、高尔基的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以及《小兵张嘎》、《向阳院的故事》、《鸡毛信》、《小马倌和大皮靴叔叔》等,像这类革命题材和教育题材的童书还是比较多的。但百科类图书就只有《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等,缺乏优秀的引进版百科类图书,图书品种奇缺。而且当时也没有大规模的阅读推广或者阅读讲座,所以阅读环境和阅读条件非常差,读者要想找到优秀的儿童文学和优秀的科普图书是非常难的。据说当时原创的儿童图书一年只有几百个品种,而现在一年有几万个品种,动销品种更是高达二三十万,确实是天壤之别。

       国际君:改革开放40年来,在您的出版事业中有哪些重要的回忆和故事?

       白冰:改革开放以后,我在作家出版社和接力出版社工作多年。作家出版社的发展和进步有目共睹。在接力出和和接力的员工共同奋斗了18年,接力出版社的一般图书年发货码洋从3千万增长到接近6个亿,种类从几十个品种增长到几百个品种,童书年发货册数接近3000万册。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这是不敢想象的。改革开放之前,大家的工作基本上是固定的,除非工作调动否则不能轻易离开你的工作岗位,但改革开放之后,出版人员实行干部流动和人才交流,我才有机会辞去作家出版社副社长的职务,到接力出版社担任总编辑。另外,改革开放以前,你的户口在哪就必须在哪工作,到外省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改革开放以后出台了新的政策,例如一些国企的人才流动政策,使更多的人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来发挥自己的作用。我认为这给了所有人自由发展的空间,否则很多人可能很难去做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也不可能有中国出版界的人才大流动和大繁荣。这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点。

       此外,我认为改革开放过程中对出版界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产业结构调整,改革开放之前,各个出版社都以版教材教辅为主,后来转为出版一般图书,强调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给出版业带来了极大的活力。如果没有产业结构的调整,出版业不可能这么繁荣,尤其是童书市场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
 

       接力出版社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办“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主题活动

       世纪之交,接力出版社提出了两个战略转移,一个是由偏远的边陲地区向北京转移,但改革开放之前异地办公是被严令禁止的。后来,因为政策越来越宽松,大家越做越好,这种形式才逐渐被接受了。21世纪之初各省出版社纷纷进京进沪,开办自己的分支机构。另外就是从出版教材教辅转为出版一般图书,因为当时教育部提倡对孩子进行综合素质教育,综合素质教育就要削减课外作业和教材教辅。我们从2001年开始,下大力量发展一般图书,发货码洋从一年3000多万发展到现在将近六个亿,员工从20几位发展到170位,从4、5个部门发展到16个部门。

       从中可以看出,改革开放确实给中国出版业带来了极大的活力和创造性,打开了中国出版产业的发展空间。总而言之,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们这一代出版人的今天,也就没有整个出版业的今天。

用户评论 (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 E-mail:
评价等级:
*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接力出版社
图书信息
新书速递
图书查询
本月畅销排行
分类浏览
服务读者
视频专区
下载专区
我要买书
网友论坛
活动信息
活动预告
接力新闻
以往活动
投稿|荐稿
我要投稿
招聘信息
本社链接
接力出版社官方微博
接力出版社淘宝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