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出版社

6月22日上午,由接力出版社主办的第三届比安基国际文学奖荣誉奖授牌仪式在安徽大学内的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工作室举行 莫斯科当地时间6月4日12点,由接力出版社、俄罗斯莫斯科州立综合图书馆携手共同设立的第三届“比安基国际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俄罗斯莫斯科总统图书馆举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分级阅读 > 9-12 > 7王圣钥系列(第一辑全3册)

图书搜索

7王圣钥系列(第一辑全3册)
点击试阅
   分享到新浪

7王圣钥系列(第一辑全3册)

prev next

  • 图书货号:JL000131
    点击数:1500
  • 定价:¥75元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作  者] 加思•尼克斯 著
[出版日期] 2012-7-1
[版  次] 1
[页  数] 全三册
[字  数] 200000
[印刷时间] 2012-7-1
[开  本] 16开
[纸  张] 胶版纸
[印  次] 1
[包  装] 平装

图书描述

我要评价

 

编辑推荐

  一面魔镜 ,只向无法看见自己的人敞开!
在那里,黑色的格林童话真实地活了起来…… 《雷克里斯与幻镜石魔》的作者柯奈莉亚·冯克以其无与伦比的语言魅力,在这部融合了格林童话和冒险传奇的全新奇幻小说中,“铺陈出一种让人想一口气读完的刺激性”。小说巨大的幻想能量“让全世界的读者为之震撼与着迷”。而中国读者也将通过“雷克里斯”这面魔镜,在徜徉德国魔法崭新世界的同时,体味青春的慷慨,重睹勇者的坚持与无畏。

内容简介


  【系列介绍】
七个时间之王、七种罪行、七个诡异世界、七场华丽战斗,

拯救世界只用一周!

摒弃剑与魔法惯常套路,抛弃矮人与精灵标配组合,打破少儿奇幻常规窠臼,加思?尼克斯用“7王圣钥”这样一部系列幻想奇作,搭建起一个“以时间为法典、舞蹈于时针之上”的神奇世界。
在这里,魔法般的语言搭建出七块不同的奇幻大陆,七块领地上盘踞着性情迥异的七王,他们以星期为名,分别叫做惰王星期一、贪王星期二、食王星期三……
在各自永无止境的那一天里,他们忍受着七种罪行的折磨。他们的世界与人类的世界相互交错,虽然他们拥有七把魔力各异的权力之钥,但他们必须遵循时间的规则,仅能在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那一天干涉人类的生活。

【单本介绍】

★《惰王星期一》
   患有哮喘病的亚瑟原本会在星期一死去。可就在他挥别世界的瞬间,稀奇古怪、哈欠不断、懒懒散散躺在浴缸椅子里的星期一大人带着一个叫做“喷嚏鬼”的诡异仆从出现在他面前。阴错阳差,亚瑟得到一把古怪圣钥,还有一堆接二连三的麻烦:一群戴黑帽穿黑衣的恐怖狗脸人对他不断追杀;一个生有银舌、身附翅膀的神秘男人威胁着讨要这把古怪圣钥,竟然用魔火烧了图书馆……与此同时,一场古怪瘟疫突然席卷而来,越来越多的人陷入永久的昏睡,只剩下一本会动的地图册和一堆不断蠕动的文字低语着圣院之名。于是,在一场吞噬天下的暴雨中,亚瑟鼓足勇气,敲开了那扇本不存在的星期一大门……

★《贪王星期二》
战胜星期一大人后,重回现实的亚瑟本以为自己可以过回正常生活,谁料在抑郁的星期二,青蛙圣嘱的一个紧急电话,击碎了他的所有美梦。
几个丑陋的怪人在星期二大人的邪恶命令下,带着三百六十三吨黄金的讨账单和一份凶狠威胁,杀入亚瑟的世界。像电锯一样锋利的易形灵切开大门,对亚瑟舞动杀人触手。一个诡异的怪人发出邪恶微笑,在他那丑陋蜘蛛机器的奇怪舞蹈中,股票暴跌,大学倒闭,亚瑟一家眼看就要流落街头,风餐露宿。愤怒的亚瑟决意重返圣院,重整秩序。但在虚无之雨侵蚀一切的极远之地,孤军奋战的亚瑟不幸沦为星期二矿井的煤奴。逃生的希望极度渺茫,亚瑟唯一能指望的似乎只有一个奇异的轮子骑手。

★《食王星期三》
挫败贪王星期二之后,在病房里拖着一条石膏腿的亚瑟收到了星期三女士的午宴邀请函,福祸难料。病房突然飘来奇怪的海的盐味,铺天海水瞬间倾泻而入,病床瞬间成为海中孤舟。亚瑟和好友叶子在黑浪中失散,独自踏上求生险途,却遭遇不死海盗的拼死追杀,海盗干尸般的脸,穿越占卜魔镜,向着亚瑟嘶吼……
更糟的是,圣嘱的援救迟迟未现,而与神秘崛起之鼠达成交易的叶子依旧生死未卜。危难之中,亚瑟只得只身参加星期三大人的午宴。面对沦为比蒙巨怪、想要吞噬一切的星期三,天知道亚瑟会不会成为午宴餐桌上的第一道大餐。

作者简介

  加思·尼克斯是澳大利亚作家,也是一位最被英美主流市场认可的外国奇幻天才,他的代表作有“古王国”系列、“第七高塔”系列、“7王圣钥系列”等。
加思·尼克斯的作品深受少年读者喜爱。出版至今,他的作品已被译成38种语言,行销全球超过500万册。“古王国”系列中的首部曾再版20余次,其他作品逐一荣登美国《纽约时代》、《出版人周刊》,英国《书商》杂志、《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书榜,并因个性鲜明的品质入选美国图书馆青少年最佳推荐图书、纽约公共图书馆推荐书单、《轨迹》杂志推荐奇幻小说书单。
写书之外,加思?尼克斯本人也像他书中的角色一般活跃,具有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专业写作学士资格的他当过书店店员、营销经理、资深编辑、兼职志愿役军人、时事评论家、版权代理商、文学作家经纪人……目前,身为全职作家的他和家人居住在悉尼郊区海滩附近。

目录


《惰王星期一》
序章 逃跑的圣嘱
第一章 坐在浴缸里的大人
第二章 恐怖狗脸人
第三章 科莫多巨蜥救了我
第四章 我好怕
第五章 正午有条银舌头
第六章 圣钥PK 火焰剑
第七章 昏睡病毒
第八章 走入星期一便门
第九章 超古怪圣院
第十章 我想要你嗓子里的青蛙
第十一章 我是圣嘱继承人?
第十二章 过去与未来并存的地方
第十三章 拿不走的圣钥
第十四章 囚入幽深煤窖
第十五章 锁在钟面上的“老家伙”
第十六章 普罗米修斯之苦
第十七章 被挥斧子的木偶追杀
第十八章 苏西带来了青蛙的啰唆信
第十九章 穿越不存在的楼梯
第二十章 找回丢失几百年的记忆
第二十一章 等星期一接见得几百个世纪
第二十二章 黄昏大战午后
第二十三章 狂奔在蛛丝上
第二十四章 血色羽毛
第二十五章 星期一变身大巨怪
第二十六章 瘟疫解药夜恸者
第二十七章 不想当国王的人
第二十八章 回家的七重刻度
第二十九章 星期二的早晨到了!


《贪王星期二》
序章 星期二的阴谋
第一章 亚瑟欠了三百多吨黄金
第二章 冷酷怪人出招了
第三章 恐怖易形灵
第四章 蜘蛛机器
第五章 黑暗极远之地
第六章 啰唆贾佩斯
第七章 我想投降
第八章 轮子骑手
第九章 登天翅膀
第十章 真假苏西
第十一章 在天花板上“滑雪”
第十二章 眉毛先生
第十三章 勇闯宝物监狱
第十四章 瓶子里的世界
第十五章 驶向太阳中的小岛
第十六章 圣嘱是头贪睡熊
第十七章 恼人圣嘱
第十八章 异路逃生
第十九章 圣嘱发威
第二十章 不公平的神之竞赛
第二十一章 魔法堤坝
第二十二章 传送碟,我要回家
第二十三章 星期三的诡异邀请函

《食王星期三》
序章 金翅鲨鱼捎来的命令
第一章 病房变大海
第二章 巨浪中的“钢床”号
第三章 海上绝境
第四章 救命!“蛀虫”号!
第五章 问卡塔皮罗船长要搭乘令
第六章 逃向凄凉岛
第七章 穿越海上传送门
第八章 被巫术医生看穿
第九章 价值连城的疾病宝藏
第十章 比蒙巨怪的故事
第十一章 镜子里的寻人魔法
第十二章 与掘地之鼠的交易
第十三章 成为鲨鱼的包裹
第十四章 和利维亚桑海怪共进午餐
第十五章 登上“拉图斯?奈维斯四世”
第十六章 秘密基地在星期三肚子里
第十七章 从怀表里钻出来的巫师
第十八章 虚无之毒
第十九章 镜子里的袭击
第二十章 苏西不是苏西
第二十一章 制作有魔力的老鼠伪装
第二十二章 鹦鹉头拐杖的尖叫救了大家
第二十三章 游向无形之墙
第二十四章 老鼠亚瑟与耗子苏西
第二十五章 鱼儿追随者
第二十六章 抱着鱼缸出逃
第二十七章 不死海盗
第二十八章 迈向死亡的小世界
第二十九章 穿过镜子逃生通道
第三十章 回归虚无
第三十一章 重回星期三
第三十二章 归来的“亚瑟

媒体评论

  “这是加思·尼克斯所创作的一个令人惊叹、打破种种约定俗成的奇幻故事。它必定会成为流行。每一章都有其新鲜和奇妙之处,结束时又是另一番峰回路转。——安东尼?霍罗威茨

  尼克斯轻柔的笔触令人对亚瑟和他的伙伴们顿生好感。这些书页中蕴藏着那么多的想象力,令你不禁好奇作者在夜晚如何能够入眠。
——《SFX》杂志

  “一位讨人喜欢却又不太可靠的主人公,快节奏的剧情与数不胜数的神秘怪人,每一页都洋溢着魔法……”——《出版家周刊》特别采访

  加思·尼克斯又一次用作品艳惊四座……他将一群时而神奇,时而怪诞的角色带到我们面前,又将他们交织为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书商》杂志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帮手很快就会来的。亚瑟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强迫自己坐起身,专心地放缓吸气和吐气的速度,尽可能地深呼吸。只要有那么一点儿运气,他就能保持清醒。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恐慌。他以前有过类似经历,也挺过来了。现在手里有吸入器,他只需要静静地等待,远离恐慌和害怕之类的情绪就好。
突然一道闪光突然让亚瑟分了神,忘了继续他缓慢的深呼吸。光芒刺伤他的眼角,亚瑟扭过身去,想看个究竟。一时间他还以为自己又晕倒了,而那光是他睁眼时看到的太阳。然而,透过眯缝的双眼,他发现无论那道令人目眩的光芒是什么,它就在地面上,而且离他那么近。
事实上,它在动,穿过草地向他滑动而来,随着距离的接近,它的光辉也逐渐淡去。亚瑟目瞪口呆地看着光芒中逐渐出现的黑色轮廓。然后光芒彻底消退,亚瑟眼前出现了一个打扮怪异、坐在一张古怪轮椅上的男人,在后面推着轮椅的则是个装束同样奇特的随从。
那轮椅又长又窄,就像一只浴缸,而且还是用柳条编成的。它的前方有个小轮子,后面有两个大轮子。三只轮子都只有钢圈,压根没有橡胶轮胎,或者任何其他种类的轮胎,因此这张轮椅——或者说带轮浴缸,或者说浴缸椅,随便怎样都行啦——在草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躺在浴缸椅上的男人瘦削苍白,皮肤就像薄薄的棉纸。他看起来非常年轻,还不到二十岁,英俊非凡,五官端正,双眸湛蓝。只是他的半张脸都掩在帽檐下,一副异常疲惫的模样。他的金发上戴着一顶缀有流苏的古怪圆帽,身上的衣服就像是中国的功夫袍,红色的丝绸上面绣满了蓝色的龙。他的腿上盖着一条格子呢毛毯,但拖鞋却从下摆处冒了出来。拖鞋也是红色丝绸质地,在阳光中熠熠生辉,亚瑟竟看不清上面的图案。
随从的打扮更过分,或者说更过时。他看起来有点像老电影里的管家,或者是《丁丁历险记》里的内斯特,不过他跟“整洁”这个词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他穿着一件尺码过大的黑色外衣,长得离谱的后摆几乎触地。白衬衫的前襟十分僵硬,简直就像塑料做的似的。他的手上戴着一副织了一半的手套,几根松开的线头挂在手指上。亚瑟发现他的指甲长长的,跟他的牙齿一样泛着黄色,不禁感到一阵恶心。他比坐在椅子里的那个人老得多,脸上堆满沧桑岁月的痕迹。尽管白发留得很长,但只有脑后才有。他起码得有八十岁了,却能毫不费力地推着那只浴缸椅朝亚瑟走来。
他俩不断交谈着,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亚瑟的存在,也许他们对他丝毫不感兴趣。
“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带你上来,喷嚏鬼,”坐在浴缸椅里的男人说,“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荒谬的计划。”
“稍安勿躁,大人,”那个管家似的人回答道。显然他就是“喷嚏鬼”。现在他们离亚瑟更近了,亚瑟注意到随从的鼻子红红的,皮肤下一片破裂的细小血管隐约可见。“这不是什么计划,只是个预防手段。我们不想让圣嘱来打扰我们,对不对?”
“我想是的,”那个年轻人咕哝道。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闭上了眼睛,“你确定我们能在这儿找到适合的人?”
“就像板上钉钉一样确定,”喷嚏鬼回答,“甚至比这个还要确定,毕竟钉子也有不牢靠的时候。我亲手设置了时间刻度,就是为了在无限的边际找到合适的人选。您给他圣匙,他死掉之后,您就能取回圣匙。然后就是整整一万年的太平日子,圣嘱也没法跟您吹毛求疵,因为您表面上确实把圣匙转交给了继承人中的一位。”
“太麻烦了,”年轻人又打了个哈欠,“这么跑来跑去,还得回答上头那些荒谬的询问,我实在累坏了。我怎么知道那块圣嘱碎片会逃出去?我才不要写什么报告呢。我没那个力气。事实上,我现在就需要打个盹儿——”
“现在不成,大人,现在可不成,”喷嚏鬼催促道。他用戴着半只脏手套的手搭起凉棚,四处张望。奇怪的是,虽然他近在咫尺,可似乎还是看不见亚瑟。“我们快到了。”
“我们到了,”年轻人冷冷地说。他指着亚瑟,仿佛那个男孩刚刚才凭空出现似的。“是他吗?”
喷嚏鬼放开浴缸椅,走向亚瑟。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却露出了更多黄牙,其中一些折断了,但剩下的每一颗都像犬牙般锋利。
“你好啊,孩子,”他说,“向星期一大人鞠躬敬礼吧。”
亚瑟瞪着他。这肯定是某种未知的药物副作用,他心想,要不就是缺氧导致的幻觉。
片刻后,他感到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抓住他的头,上下摆动了几次,那是喷嚏鬼在强迫他向浴缸椅上的那个人行礼。那只手带来的震惊和不快让亚瑟咳嗽起来,先前的努力化为了泡影。现在他真的开始恐慌了,而且彻底无法呼吸。
“把他带过来。”星期一大人指示道。他无力地叹了口气,身体探出浴缸椅的一侧,这时喷嚏鬼毫不费力地用两根手指捏着亚瑟的后脖颈,把他拎了过来。
“你确定这家伙马上就会死掉?”星期一大人问道。他伸出手,抬起亚瑟的下巴,看着他的脸。星期一跟喷嚏鬼不一样,他的双手很干净,指甲也修剪过。他的手几乎没用什么力气,但亚瑟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就好像星期一大人正按着一根能麻痹他全身的神经似的。
喷嚏鬼一只手在口袋里翻找,另一只手并未放开亚瑟的脖子。他抽出五六张皱巴巴的纸,那些纸悬在空中,仿佛放在一张看不见的书桌上。他飞快地翻找着,取出其中一张抹平,放在亚瑟的脸上。那张纸闪烁着明亮的蓝光,金字写成的“亚瑟”二字浮现在纸上。
“就是他,绝对不会错。”喷嚏鬼说。他把那张纸塞回口袋,另外几张纸仿佛连在一起似的,也跟了进去。“亚瑟?潘赫里贡。命中注定很快就会归西。您最好快把圣匙给他,大人。”
星期一大人又打了个哈欠,他放开了亚瑟的下巴,缓缓把手伸进丝绸袍子左边的袖子里,取出一片薄薄的、带尖头的金属。它看起来很像是一把没有柄的薄刃小刀。亚瑟盯着那东西,头脑和视觉都因为缺氧而一片模糊。在他脑海中的某处,在这片混沌下,那个早先催促他用吸入器的恐慌声音又尖叫起来——快跑!快跑!快跑!
尽管星期一收回了手,怪异的麻痹感也消失了,但喷嚏鬼的手指却没有丝毫放松,而且亚瑟根本没有挣脱的力气。
“籍由协定授予我的权力,我将……”星期一大人低声说道。他说得太快,亚瑟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直到最后几个字,他才放慢语速,“从而令圣嘱得以达成。”
说完,星期一递出了手里那柄小刀。喷嚏鬼放开亚瑟,让男孩倒在草地上。星期一疲惫地笑了几声,把小刀丢进亚瑟摊开的手里。喷嚏鬼立即把亚瑟的手掌紧握成拳,那力道使得那片金属刺进了他的皮肤。伴随痛楚而来的是震惊。亚瑟发现自己能呼吸了。就好像有人打开了他肺部的闸门,把空气放了进去。
“还有另一把,”喷嚏鬼催促道,“都得给他才行。”
星期一盯着他的仆人,皱了皱眉。他好像又要打哈欠了,不过还是忍住了,他愤怒地打了自己的脸一巴掌。“你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圣匙脱离我的掌握,就算只有几分钟,”星期一说。他原本正要从另一只袖子里掏出什么东西,但现在他犹豫起来,“给我热过的白兰地和水。很多很多热白兰地和水。也许,我太疲惫了,没把事情想得太清楚……”
“如果圣嘱找到你,而你却没有把圣匙交给合法的继承人——”
“如果圣嘱找到我,”星期一思忖道,“那又怎样?如果报告没错的话,就只有几行文字逃脱了禁锢。它们又能有多大的力量?”
“还是别冒险比较好。”喷嚏鬼说着,用袖管擦了擦鼻子。看来他激动得都流鼻水了。
“拿到完整的圣匙以后,这男孩也许能活下去,”星期一评论道。他头一回在浴缸椅里坐直了身子,睡意也自双眼中消退。“另外,喷嚏鬼,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所有仆人之中偏偏是你提出了这个计划?”
“有什么奇怪的,大人?”喷嚏鬼问道。他试着摆出讨好的笑容,但效果却不太理想。
“因为平时的你根本是个白痴!”星期一怒吼道。他打了个响指,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击中了喷嚏鬼和亚瑟,令他们在草地上翻了好几个滚。“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喷嚏鬼?你跟其他几个日子联手了是不是?那个巡查员也是跟你们一伙的?你是不是想接管我的职位?”
“不。”喷嚏鬼缓缓起身,朝着浴缸椅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声音就变得更加高亢清晰,隆隆的余音在远方回荡。他的脚步如同号声般响亮,亚瑟看到深黑色的墨水字浮现在他的皮肤上。文字翩翩起舞,汇入喷嚏鬼脸上浮动的黑色线条之中,仿佛拥有生命的闪亮纹身。
“出于对星期一的信任,我将下圣院的管理权交托予他,”文字和低沉的声音同时念诵着这段话,但喷嚏鬼的声音却消失了。“直到……
亚瑟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无精打采的星期一动作会这么快。他从袖子里取出某样东西,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件,然后指着喷嚏鬼,以雷鸣般的声音喊出了几个字,随之而来的震颤扯裂了空气,令亚瑟躺倒的地面也为之晃动。
他看到一道剧烈的闪光,一股动摇大地的震动,还有一身沉闷的尖叫,但亚瑟不知道那是喷嚏鬼还是星期一大人的叫声。
亚瑟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星期一、浴缸椅和喷嚏鬼都不见了,但空中有一排黑色的文字在移动,快得令他辨认不清。那些文字在亚瑟的头顶成螺旋状旋转,仿佛一股闪亮文字的旋风。一个有些重量的东西在文字间成型,掉落下来,啪地砸中了他的脑袋。
那是一本小册子,一本薄薄的笔记本,还没有亚瑟的巴掌大,笔记本上包着绿色的布封皮。亚瑟茫然地捡起册子,塞进衬衣口袋。他抬起头,再次四下打量,那排文字正渐消散,不过最后的速度稍稍减缓了些,亚瑟勉强认出三个词语:继承人、星期一,以及圣嘱。
……

书摘与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用户评论 (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 E-mail:
该书封面: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文本质量: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情节: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装帧设计: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印装质量: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定价: 很好 较好 一般
评价等级:
*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