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出版社

2018年6月,著名动物文学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为孩子们带来”童年在草原上的我“为主题的校园讲座。 2018年6月1日,饶雪莉来到北京奥林匹克花园小学,为家长们带来以”别让孩子伤在小学“为主题的家校沟通智慧与技巧讲座。
当前位置: 首页 > 分级阅读 > 9-12 > 疾速天使系列第二季(共3册)

图书搜索

疾速天使系列第二季(共3册)
点击试阅
   分享到新浪

疾速天使系列第二季(共3册)

prev next

  • 图书货号:JL000137
    点击数:2960
  • 定价:¥66元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作  者] (美)詹姆斯·帕特森 著
[译  者] 黄觉 等译
[出版日期] 2012-8-1
[版  次] 1
[页  数] 全3册
[字  数] 685000
[印刷时间] 2012-8-1
[开  本] 32开
[纸  张] 胶版纸
[印  次] 1
[包  装] 平装

图书描述

我要评价

 

编辑推荐

  全球首部少年力量书!少年版《X战警》
·荣获全美 “最受少年读者喜爱的年度作品”
·荣获美国图书馆协会、《克莱特双周刊》、纽约公共图书馆、美国《青年之声》推荐
·狂销1300万册,高居《纽约时报》《今日美国》《出版人周刊》畅销书榜第一名
·詹姆斯·帕特森,美国畅销天王,俘获全美1亿读者的心
·荣获美国尼克儿童频道儿童选择奖提名,儿童选择奖堪称儿童界的“迷你奥斯卡”
·同名3D大片拍摄中。《蜘蛛侠》和《X-Men》的制片人已经购买了电影版权,将由《暮光之城》导演执导。

内容简介


  关于本系列:
“疾速天使” 系列是当今颇具影响、广受青少年喜爱的小说,作品将科幻与奇幻元素巧妙地融为一体,充满了速度感、悬疑感和冲击力。六个孩子被送入实验室接受残酷的基因改造,变成了长有翅膀拥有超能力的鸟孩。他们逃离、反叛,在残酷的试炼中发现他们的力量正是为了这个世界而存在。
故事极像快速推进的大片,充满悬疑的故事、环环相扣的谜团、匪夷所思的超能力。不断切换的场景,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带读者迅速进入故事情境。让读者与六个孩子一起遭遇挫折、触摸感动,踏上探索生命真谛与未来命运的旅程!

  关于单本书:
· 《鸟孩大拍卖》是该系列的第四部。美国官方希望天使团配合,展开科学研究,但天使团因担心再次被不良势力利用,犹豫不决。这时,一个诡异的比萨炸弹,让鸟孩们被迫再次踏上逃亡之旅。与此同时,在欧洲某国的地下,一位把自己所有器官都装在有机玻璃盒子里的神秘怪客正秘密联系世界各国恐怖分子……原来,他正准备抓住天使团,把他们拍卖给恐怖分子。在马克西妈妈的安排下,逃亡中的天使团准备协助国际地球科学基金会去南极研究全球气候变暖对南极地区的影响。而当他们抵达南极,才发现考察队中潜伏着奸细,他们的行踪已被泄露……

  · 《机器怪客》是该系列的第五部。天使团跟随“制止疯狂大联盟” (CSM)进行空中巡演,不料被一种酷似忍者的机器怪客盯上,袭击接踵而至,天使团被迫躲进犹他州的寄宿学校。这时,马丁内斯医生忽然失踪,数百万条海鱼在夏威夷海域忽然死亡,上百艘渔船被神秘潜艇击毁。天使团被带往美国海军基地接受训练,协助调查,却在一条录像中发现马丁内斯医生的身影…….海怪从何而来?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天使团能否顺利救出马丁内斯医生并最终拯救海洋?

  · 《断指实验室》是该系列的第六部。天使团一行前往非洲参加“制止疯狂大联盟”(CSM)的救助行动,谁料半路杀出个妄图扮演上帝的砍刀医生,在诡异药剂作用下,砍刀医生身体上的伤口竟可瞬间愈合,甚至还能奇迹般地断指重生。疯狂的砍刀医生号称要改变全人类,数千万非洲贫民沦为可悲的实验品。与此同时,一个神秘莫测的变种男孩迪兰突然现身……要将方取而代之。更恐怖的是,在这紧要关头,安吉尔竟然发出死亡预言——天使团里有人将会死去。而她的预言从未错过……

作者简介

  詹姆斯·帕特森是一个传奇作家。入选2011《福布斯》“百大名人榜TOP100”、英国《卫报》“书业影响力100人”。在美国,差不多有1亿人至少读过一本詹姆斯?帕特森的作品。也就是说,每三个美国公民中,就有一个人阅读过他的大作。而这其中就有前美国总统克林顿。
虽然畅销荣誉无数,但比起“畅销书作者”这个头衔,詹姆斯?帕特森更希望自己以一个“少儿文学作家”的身份被世人铭记!2010年,他的“疾速天使”系列获评为“最受少年读者喜爱的年度作品”,他也被票选为最受儿童喜爱的年度作家。
此外,作为儿童读者最忠实的朋友。他主张孩子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书。他致力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长期在CNN、纽约客等媒体上推广“终生阅读”的理念。自费发起了一个童书推广网站,建立无偿购书基金,并设立了近50项教育奖学金。

目录


《鸟孩大拍卖》
序幕
第一章 比萨炸弹
第二章 诡秘的研究船
第三章 极地杀手
第四章 飓风里的拍卖会
尾声

《机器怪客》
序幕
第一章 怪客突降
第二章 咔叽布王国欢迎你
第三章 迷你水棺
第四章 愤怒的海怪
尾声

《断指实验室》
序幕
第一章 沙漠里的砍刀医生
第二章 七岁甜心的政变
第三章 粉红礼服杀手
第四章 再见,方
尾 声

媒体评论


? 既有时代感的特色,又有幻想性的想象力。还有一种温馨,让人感觉到每一个孩子对自身本源的回归和思考。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高洪波
? 在“疾速天使”系列中可以看到《X战警》和《蜘蛛侠》等的元素,这些元素是孩子喜闻乐见的,也是符合孩子想象力的。它可以在激发孩子想象力的同时,还可以激发孩子的科学精神,培养其科学素养,对当下具有独到的贡献。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杨鹏
? “令人激动的阅读体验。”                                ——学校图书馆日报
? “咬紧牙关也要看下去的悬疑情节,生动的战斗场景,令人恐惧的基因实验……读者可以在架构庞大的故事之中自由翱翔。”                          ——《校报》
?  “帕特森向孩子们传递了一个非常强大的讯息,那就是相信他们自己,相信彼此,相信他们的特殊天分。战斗、超能力、冒险这些主题,使这个悬念迭出的故事能够获得读者广泛的喜爱……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              ——《美国青年之声》
?   “本书视觉感强,富有画面感,这些是孩子们从游戏、电视和动作电影中渴望看到的。”                                                    ——《今日美国》
? “最佳书籍……流畅、刺激、神秘,还有——超酷。”          ——《伦敦时报》
?  “故事发展迅速,使阅读本书成为一种享受(成年人也难挡本书魅力)。”
——《夏洛特观察报》
? “三部曲注定将会成为阅读经典。同时也会令读者激动不已,获得愉快的阅读体验……情节极佳的杰作。”                              ——《查尔斯顿公报》
?  “(帕特森)作品中的动作场面不输给漫画《X战警》。”        ——Booklist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
比萨炸弹
1
地点:一座不一样的森林。(先不透露是什么森林。)

好吧,就算不是什么聪明脑袋,也能想象得出参加葬礼是多么让人难受的差使。即使你不认识那个即将下葬的人,你还是会很悲伤。如果你认识那人……嗯……我不得不说,那感觉就和折断你的肋骨一样钻心地疼。如果在这个人去世前你不幸发现他是你的半个亲兄弟的话,毫无疑问你会更加难过。
阿里,我的半个弟弟。我们在生理上拥有同一个“父亲”——杰布·巴彻尔德。(相信我吧,在这里用上引号绝对没错。)
我记忆中的阿里,还是那个在学校(一个可怕的科研基地,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总跟在我屁股后面转的小孩。后来我们在杰布的帮助下逃出了学校。打那之后,阿里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阿里再次出现在我的世界时,他已经成了半人半狼的“清道夫”。只有七岁的他把所有的情感都深埋在被药物增强、基因改造过的大脑里。他变成了一个任人差使的怪物,一直都在心怀不轨地跟踪我们。
在曼哈顿的地下,我和阿里之间又有了一场地铁隧道之战。我不知怎么的重重击打了阿里的头,他的脖子无意间撞在了站台边上……他就这么出人意料地死了,不过,他只是昏迷了一段时间。
我以为是我错手杀死了他,负罪感、震惊、后悔……所有的情绪都在我脑子里搅和着。不过,在我心底的某个角落却有一点儿高兴。阿里活着时拼命地想杀死我们(我们这群拥有鸟类基因、长着翅膀鸟孩)所以如果他死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又少了一个死对头。
但我心里的感觉又很糟糕,因为不管是不是意外,毕竟我亲手杀死了一个人。我想我始终都是一个软心肠的人。身为一名十四岁,对,还长着对翅膀的流浪女孩,想排遣心中忧伤是很难的。
现在,阿里真的死了,不过这次不是我下的手。
“我需要纸巾。” 我们的小狗托托吸了吸鼻子,在我脚踝上蹭来蹭去,好像我的鞋里藏着他需要的纸巾一样。
对于阿里的死,大家都非常难过。纳吉正靠着我,握着我的手。她另一只手捂在嘴巴上,棕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严格地来说,我们都还是孩子。纳吉今年十一岁,依吉、方和我都是十四岁。我们都不是爱哭鬼,就连六岁的安吉尔和八岁的气筒也不是。
我必须得说,要让我们哭出来可是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当中,就是骨折都不会有人掉一滴泪。而今天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大洪水,大的必须要诺亚修建一艘方舟才行。我拼命地把眼泪往回憋,喉咙痛的好像咽下了一把尘土。
安吉尔往前走了一步,抓起满满一把泥土,撒在已经下葬的朴素的棺材上。这个墓坑,花了我们三个小时才挖成。
“再见了,阿里,”她说道,“虽然我认识你的时间并不长,一直都很不喜欢你,但最后我开始喜欢你了。你帮助过我们,救了我们的命。我会一直想你的,我一点都不介意你的狼牙还有你身上其他的东西。”安吉尔的声音小小的,说着说着她的眼睛里已经饱含泪水,她赶忙把脸埋在了我的胸前。
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好轻轻抚摸着安吉尔的头发泪水。
气筒紧跟在安吉尔后面走了上去。他也往棺材上撒了一把土。“我对他们对你做的事感到抱歉,”他轻声说道,一头短短的金色短发好像阴暗幽谷中给人希望的那一抹阳光,“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我偷偷地快速瞄了一眼杰布。他紧咬着牙关,眼睛里也满是痛苦。现在他唯一的儿子正躺在地下一口棺材里,他也该对这个结果负责。
我看着依吉。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抬起手,又放了下去。“我没什么好说的。”他的声音粗哑极了。
下一个是方,但他向我挥挥手,让我去。托托哭倒在了我的鞋子上,我轻轻将它放在一边,走到了坟墓前。我拿着两朵在温室里长大的百合,松开手,百合落到了我的半个弟弟的棺材上。
作为鸟孩的领头人,我本应该说点儿什么的。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此刻的感受。我曾经杀死过一次阿里,接着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为救我而丧命。他还是个可爱的小男孩时我就认识他了,他做傻大个儿狼人时我也认识他。我和他打得死去活来,曾为了他而放弃了我最好的朋友。我曾经厌恶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却又发现我们身上有一边的DNA来自同一个人类。
我实在说不出话来,其实我一直都很擅长演讲。但现在这个场合,在一个命运悲惨的男孩的葬礼上,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方走到了我身后,拍了拍我的后背。我看着他,他那双黑色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他点点头,拍了拍我的头发,又往前走了一步,往棺材上撒了些土。
“嗯,阿里,最后一切变成了这样,我很难过,”方说话的声音很小,就算我的听力好的堪比猛禽,也只能勉强听到一点。“你曾经是个很好的孩子,后来却变成了所有人的噩梦。我直到最后也不信任你。我不了解你,也不想去了解你,”方停了下来,将遮住眼睛的头发捋到旁边,“可现在我觉得是我一手造成了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悲剧。”
方的话也震惊了我。他这位石头先生突然一下子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他居然在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眼泪一下子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我赶忙用手捂住脸,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声音来。纳吉抱着我,她感觉到我的肩膀在颤抖,安吉尔也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臂。接着大家都抱住了我,我们几个鸟孩抱成一团,我把头搁在方的肩膀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

2
可你们要知道,坏人永远都不会休息。
阿里的葬礼一结束,杰布就对我们说:“我们必须得走了。”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很不高兴,“马丁内斯医生和我跟你们谈过要去华盛顿的事,我们觉得你们来参加会议意义重大。”他叹了口气,努力不去看阿里的坟墓。
“再说一遍,为什么会意义重大?”我问道,同时努力让自己不要那么悲伤,可难度实在太大,“你说了点和政府有关的事,还有什么?”
杰布开始往森林外走。我走在前面,方走在我后面,我们带着大伙儿谨慎地跟着杰布。
“自从德国那件事后,”杰布说道,“政府里面一些高层和我们取得了联系,他们理解我们,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我真想插一句:“我们?什么叫‘我们这边’?叛徒。”
“他们急切地想和你们见面,”他没有理会我,继续说了下去,“老实说,他们会成为我们重要而有力的盟友,他们确实能给你们提供保护和一切需要的资源。可他们也很实际,一定要亲眼看看你们这些奇迹小孩才行。”他转过身来,略带悔意地冲我一笑。
“‘奇迹小孩’?是指那些基因被强迫拆解后又移植上百分之二鸟类基因的无辜试管婴儿吗?我想应该是我们吧。”我说道,“幸亏我们不是残次品,也没被改造成变异的恐怖分子,这才真的是个‘奇迹’呢!”
杰布眨了眨眼,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我们在这小半辈子艰难生活里给他安排的角色:“不管怎样,正如我所说,他们迫切地想见你们。还有你的妈妈,马丁内斯医生。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去一趟。”
我们走到了森林边上,旁边有一小块供飞机着陆用的开阔地,光秃秃的,好像森林里的一块伤疤。一架私人喷气式飞机正停在那儿,两名机密人员正站在飞机台阶入口旁。
我在离飞机10码的地方停了下来,快速侦察了一下周边的情况。这几乎已经是我的强迫性习惯了。没人端着枪准备朝我们射击,森林里也没有涌出一大群清道夫或是翼狼。
“我不清楚,”我看着那架飞机说道,“居然没人往我头上扣个大黑袋子,这感觉,有点儿怪。”
站在我旁边的方傻笑不止。
一直都走在前面的杰布也转过身来,对我说:“马克西,我们已经谈过了。你们坐这架喷气式飞机去华盛顿要比自己飞过去快多了。”
我们是初级飞行员吗?如果你要问的话,答案当然是不。如果你是新加入的读者,首先要欢迎你,其次要解释一下:刚刚我提到了变异生物,还记得吗?我们身体里的DNA有百分之九十八是人类,百分之二是鸟。我们有一对翅膀,会飞。继续读下去吧,过一会儿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的。
“好吧。”我同意了,但还是觉得有些犹豫。其实我更想赶快转身、起跑,再飞到空中。一股劲奔向自由,感受一双强有力的翅膀带着我离开地面……
不过,杰布却想把我装进那架小小的跟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喷气式飞机里,我觉得我就像是一条闷闷不乐、长着羽毛的沙丁鱼。
“马克西,”杰布的声音轻柔地响起,我不由自主地处于防备状态。“你难道不信任我吗?”
六个鸟孩都盯着他。要是托托也算的话,一共是七双眼睛。
我大脑中快速闪过以下三种回应方式:
1. 讥讽的笑声(屡试不爽)
2. 翻个白眼,不屑的哼一声。
3. 讽刺地对他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以上三种回应不管哪种都会奏效。但最近的我长大了一些,了解了心碎的滋味、和死亡进行过一次斗争,找到了亲生父母——这些都会让一个女孩成长。
所以我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杰布,平缓地说:“我不信任你。但我信任我的母亲,而显然她也信任你。那么我们就搭乘这架小的像罐头一样的飞机了。”
我沉稳地向飞机走去,从杰布的眼里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悔恨。在他对我、对鸟孩们做了这么多可耻的事情后,我还会原谅他吗?他自有他的原因——他以为他在帮我们,觉得这么做在为大局着想,觉得会帮助我更好地完成我的使命。
他也太自以为是了!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他。
所有发生过的一切,我也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

3

   机舱里没有一排排寻常的座椅,看上去更像一间起居室,放着沙发、按摩椅和咖啡桌。里面有许多机密人员,跟你说实话吧,他们让我毛骨悚然——尽管我知道他们就是平常保护总统的那拨人,他们身上穿着简单的黑西装、墨镜,还有耳机,这些都让我不由自主地焦躁起来。
再加上让我心跳加快的空间幽闭恐怖症,我想现在不管谁跟我说话,我都会难以自持地把他撕成碎片的。
另一方面,我知道要是飞机里发生什么不确定的事,我们这几个孩子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我全方位地检查了一下飞机内部。安吉尔和托托已经蜷曲在一个小沙发上,迅速睡着了。气筒和方玩着扑克牌。依吉也躺在沙发上,听着我妈妈送给她的iPod。
“我是凯文·欧昆,本次航班的乘务员。想来杯苏打水吗?”一名非常英俊的年轻人端着几杯饮料站在了我的椅子面前。
我真的挺想要的,凯文·欧昆,你可别介意。“嗯,给我一听轻怡可乐,不要开过的。”小心总是对的。
他递给我一瓶封的好好的易拉罐,和一杯成着冰块的塑料杯。纳吉坐在我对面,她立马热切地坐直了:“你有巴克牌啤酒吗?是一种本土啤酒。我在新奥尔良的时候喝过,味道好极了。”
“对不起,没有。” 我们的空乘员凯文·欧昆说道。
“好吧,”纳吉失望极了,“那有jolt可乐吗?”
“嗯……那里面咖啡因含量很高啊。”他说道。
我看着纳吉,说道:“是啊,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我们很担心你身体里的咖啡因含量不够啊。”
纳吉笑了,光滑的褐色小脸一下有了神采。
空乘员将一罐易拉罐饮料放在了我和纳吉中间的小桌上。
“谢谢。”纳吉谢道。空乘员转身径直向厨房走去,纳吉伸手去拿那罐饮料。
就在她的手离目标还有几英尺时,易拉罐突然向她的手指那儿移动了一些,她一把把它抓起。
我们立刻看了看对方。
“飞机刚倾斜了一下。”她说道。
“是啊,当然了,”我表示赞同,“可是……我就是想看看,就当自娱自乐好了,咱们……”我拿过她手中的易拉罐,又放回在桌子上。我伸手去拿,那易拉罐纹丝不动。
纳吉伸出手去。
易拉罐向她这边滑来。
我们都睁大了眼睛,紧盯着彼此。
“嗯。”我感叹道。我又将易拉罐从她手中取下,换了一个角度放下。罐子还是向她那儿滑了过去。
“我身体带磁。”她小声说道,声音里一半是敬畏,一半是害怕。
“我希望你不要被冰箱一类的东西吸住。”我难以置信地说。
方挪到了我身边,气筒也从沙发上移了过来,挤在纳吉身边。
“发生什么了?”方问道。
“我是磁力女孩!”纳吉已经为她的新能力起好了名字。
方眉毛抬得高高的,他拿起一支金属杆钢笔,放在纳吉的胳膊上,松开手,笔掉在了地板上。
纳吉一下皱起了眉头。她伸手去抓那支笔,笔居然在离她手还有几英尺的地方飞了起来,飞到她手中。
气筒低低地吹了声口哨:“你的确有些磁力,很酷!”
“不,不是那样的,”方小声说道,“你可以吸引金属,但也许只有你心里在想的时候才奏效。”
后来的整个旅途中,我们都忙着测试纳吉的新奇超能力。当我们快到达华盛顿特区时,杰布走了过来,要给我们十分钟时间来醒醒脑。他扫视了一下我们的表情,眼睛立马眯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说话的语气就和几年前一样,是爸爸式的严肃询问,那时只有他和我们一起住在科罗拉多山区里的秘密房屋里。脸上的表情就和某天他在厕所里发现了青蛙如出一辙。我记得非常清楚,可现在又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在我准备说“没什么事”时,纳吉脱口说道:“我能把金属吸引过来。”
杰布坐了下来,纳吉展示给他看。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做到,”杰布缓慢地说道,“据我所知,这项能力从来没被编入你的体内。”他扫视了一圈我们,继续说道:“很有可能……很有可能你们的身体正在自行进化。”

4
欢迎来到方的博客!
你是第4,792位访问者。

无论博客上的计数器显示的数字为多少,实际访问量都远超过那个数字。计数器坏了一次,我们好不容易才让它恢复正常。但访问量却从零开始,重新计数。不管怎样,还是欢迎您的访问。
大伙儿都很好,刚刚为一位朋友举行了葬礼。我想,你们中一定有人也失去过和你们关系亲密的人。我也感受到了些许切肤之痛,那个去世的家伙——我认识他已经很久了,但并不十分了解。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我对他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不过,突然我的恨意消失了,他却去世了。
对我来说,失去一个朋友已经够难受的了,但更让我难受的莫过于看着身边的朋友经受着同样的痛苦。马克西和其他人都处于悲伤与沮丧中,这种沮丧不是因为生气或是愤怒,因为上帝知道,我是不会受到这种情绪影响的,如果我真的被影响了,那我得多不走运啊!那种沮丧更多是因为哭泣、伤痛和悔恨。我讨厌这样的场面,它简直能要了我的命。我太了解让这些孩子哭出来,让马克西流泪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恨自己必须看着他们经历这个过程。
除了情绪上的麻烦,我们都很好,我们都还活着。我为我们六个人感到高兴,他们对我极其重要。尽管马克西是个顽固、执拗的笨蛋独裁者,我为了对付她不知道上过多少次火,头上不知道长了多少根白头发,我还是希望她能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
总而言之,我们正在赶路,急着去和某些政府高层开一场紧急会议。哦对了,前一天我们还在为生存而拼死搏斗,今天我们就坐在一架私人喷气式飞机里享受着冰凉的饮料。这种生活任谁来过都会精神分裂的!
就说这么多,下面就来回答一下你们发给我的一些问题吧。

奥马哈,迪兰写道:
你们可以飞来飞去,真是太酷了!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超能力吗?

好吧,迪兰,我承认我们确实有。比如只要有人给依吉读数字,他就会忍不住开始算账;气筒能快速做出美味无比的柠檬派,没人能赢过他。
哈哈,认真地告诉你,——其实我们并没有超能力。我们用翅膀也许能耍出些花样出来,但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因为了解我们的人越多,想打垮我们的人也就越容易得手。你可能会觉得我在故弄玄虚,要知道我的话不是针对你的。
——方

盖斯维拉,甜蜜玛丽420写道:
你们长大后,是会生蛋还是会生小孩出来?

还好我不会经历这一切,但是马克西、纳吉和安吉尔我就不确定了。要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了,不过我可——方

密西西比州图珀洛,零地写道:
伙计,我真希望最后大决战来的时候我能和你们在一起。一定会酷的不行!

孩子,我觉得你需要给“酷”重新下个定义。如果你了解的话,一定不会和我们的任何一场战斗扯上关系,连我自己都不想参战。但不幸的是,那些邪恶的家伙不给我们选择的机会。
——方

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梅里萨B写道:
我知道你们有时必须躲藏起来,我是卵石镇旁的科罗拉多山区的导游,如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们找到绝佳的藏身之处。

谢谢你,梅里萨B,我们很喜欢科罗拉多的山区。但我们永远都不会考虑你的提议的,如果你和他们是一伙的,我们是绝对不会往陷阱里跳的;如果你和他们没关系,为我们做事无疑会让你陷入险境。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方

好了,我得走了。祝大家一切安好!
——方


5

距离上次见到马丁内斯医生,同时也是我的妈妈,只不过隔了几天,但再次见到她感觉依然很棒。
艾拉,也就是我的半个妹妹,此时正待在亚利桑那的家中,妈妈却赶到华盛顿特区来参加我们的重要会议。我们拥抱了很久,接着她抱了抱其他的鸟孩,孩子们一拥而上,立马把她淹没了。托托蹲在她脚上,意味深长地咳了几声,妈妈立马弯下腰去,也抱了抱它。
妈妈和杰布把我们带到了一栋安全的房子里,让我们在会议开始前就在这儿休息。对我们来说,“安全”几乎和豪华龙虾套餐一样有着同样的意义。但对我们来说,没有一栋房子是安全的,就算到了火星上,我们说不定都能在几千英里外看到正向我们发射过来的火箭。
洗过舒服的热水澡,我换上了新衣服,梳开了纠结在一起的头发。几个月前在纽约把头发剪短后,现在又长长了不少。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哈哈!里面没有清道夫模样的我在看我!过去这事发生过,每回都让我担心得要死。
我看上去不再是一副小孩摸样了。我长大了些,更象一个少女了。
“你在里面干嘛呢?给胡须上蜡吗?”依吉“砰砰”地敲着浴室门,在外面鬼喊鬼叫着。
我猛地拉开门,用力一把将他推开,他踉跄了好几步。“我又没长胡子,你这个笨蛋!”依吉咯咯笑着,手挡在胸前,以防我再敲他。“你知道吗?”我又补了一句,“你也没有。哼,我想你得再等上个几年!”
我把依吉留在了走廊里,他正焦虑地用手指玩着自己的上唇。
其他的鸟孩们都坐在起居室里,他们看起来异常干净,在我看来一点儿都不自然。我一出现在他们面前,托托就奔到了我面前,身上的毛亮亮的。
“我也洗了个澡!”它呜噜呜噜开心地说道。
“你看起来可爱极了。”我摸了摸他后背,“现在你毛绒绒的,摸起来柔软极了。”托托受宠若惊,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才好。我从它旁边走了过去。
方站在前窗旁,从隐蔽的窗帘后往外张望着。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问道。
他瞥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又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会儿,问道:“你的褐色皮肤上哪儿去了?”
“那是脏的!”
他笑得露出了牙齿,这样的微笑在他身上真是难得一见,却让周围的世界都转得快了些许。他好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一样,伸出手来,摸了摸我散落在肩膀上的头发,满是困惑地说道:“你看起来……像个女孩子了。”
“那是因为……”我认真地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更像一个真正的……”方有点儿心不在焉,他摇了摇脑袋,眼神又投向了窗外。
我手臂交叉在胸前,问道:“像一个真正的什么?”我暗暗想道,小心你的嘴,方。要不然我要痛扁你一顿。
方正犹豫的当儿,纳吉跳了过来。“马克西,你看起来棒极了!”她真诚地赞美着我的衣服,“这件背心真是太辣了!你看起来至少有十六岁。”
“谢谢。”我嘟囔着,觉得非常尴尬。一想到我以前的衣着都很老土,而且基本都是带着血迹的T恤和牛仔裤,也许今天的衣服确实让我看上去有些不同。
好了,别想了,马克西。
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眼睛禁不住眨了几下。(你们脑海里有奇怪的声音吗?去商店买一个吧。)
这场会议很重要,不是什么好玩的事。记住你的使命,心胸要开阔,他们说什么你们都要听着。
好了,杰布,我都知道了。我这么想着,拯救世界,太棒了!太棒了!现在你可以从我的大脑里离开了。
我不是杰布。声音说道,你想错了。
什么?我茫然了。
你只了解整个局面的一部分,马克西。声音说道,你不了解整个局势。你往往在你最有把握的地方犯下错误。
天啊,又来了!我真想大喊大叫!我的人生好不容易前进了两步,又得退回去一步了。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步啊?
你正在前进,声音安慰着我,你已经领先大家很多很多了。
就在那时杰布走进了房间。他搓着手,好像很冷,接着说道:“该出发了,孩子们。”

书摘与插图


插图

插图

用户评论 (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 E-mail:
该书封面: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文本质量: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情节: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装帧设计: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印装质量: 很好 较好 一般
该书定价: 很好 较好 一般
评价等级:
*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